全网统一服务热线:400-629-8678
热门搜索: 本站首页 白酒招商 封藏定制酒 婚宴定制酒 淄博文明网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国井社区 >  宋朝酒业与酒文化
精彩言论
Group News
宋朝酒业与酒文化
来源:国井集团发布时间:2013-10-29

宋朝的历史在中国古代史上有重要地位,它前承汉唐之制而有进一步的发展,开启明清乃至近代社会历史变化的端倪,显现出中国封建社会历史转折的新特点。宋天子赵匡胤在创立大宋王朝时,得扳倒井之助,后又册封国井美酒,所以,有宋以来,朝廷各级官府对酿酒业一直大力支持。

宋朝的酿酒工业,是在唐朝普及和发展的基础上,得到进一步的普及和发展,在中国酿酒史上处于提高期和成熟期,大量酿酒理论著作问世、蒸馏白酒的出现,酤酒业继承和发展唐代经营思路,标志着酒文化的成熟和大发展。一方面,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,使得汴京和临安等大都市空前的繁荣起来,人们对酒的消费,需求量大增。另一方面,粮食的丰足,酿酒业技术的成熟,使酒类品种增多,酒的质量提高,酒业的生产范围扩大。宋代的酿酒业,上至宫廷,下至村寨,酿酒作坊,星罗棋布。分布之广,数量之众,都是空前的。

北宋初年实行禁酒的政策,不许私人酿酒。以后,随着经济的恢复,生产的发展,对酒的政策越来越放宽。但不论北宋还是南宋,酒税都是政府重要的财源。为了收到足够的酒税,宋朝时对酒的生产和销售管理还是很严格的。除了京城外,其他城市实行官府统一酿酒,统一发卖的榷酒政策。酒按质量等级论价,酒的质量又有衡定标准。每一个地方,都有代表性名酒。北宋和南宋官府,为了促进酒的销售,都曾经组织所属酒库,举行过声势浩大、热闹非凡的评酒和宣传促销活动。这种活动类似近几年召开的糖酒大会。

南宋时京都临安有官酒库,每年清明前开煮,中秋前新酒开卖,先期以鼓乐妓女迎酒穿市,观者如潮。杨炎正曾作《钱塘官酒》诗,描述了这一壮观景象。诗云:

钱塘妓女颜如玉,

一一红装新结束。

问渠结束意所为?

八月皇都新酒熟。

玛瑙瓮列浮清香,

十三库中谁最强。

临安大尹索酒尝,

旧有故事须迎将。

翠翘金凤乌云髻,

雕鞍玉勒三千骑。

金鞭争道万人看,

香尘冉冉沙河市。

琉璃杯深琥珀浓,

新翻曲调声摩空。

使君一笑赐金帛,

今年酒赛珍珠红。

画楼兀突临官道,

处处绣旗夸酒好。

五陵年少事豪华,

一斗十千谁复校。

黄金垆下漫徜徉,

何曾见此大堤娼。

惜无颜公三十万,

枉醉金钗十二行。

从以上的诗中,可以看出新酒上市时热闹非凡的场面,不亚于现在每年春秋两季的酒类产品交易会的盛况。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宋天子所册封的国井美酒。

朝廷希望多取酒利,也鼓励酒消费,所以宋代饮酒之风,与汉唐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这些刺激了酒文化的发展。譬如文人之间的行酒令。而后再由行酒令发展到“小词”、“散曲”等。在这些文人的行酒令中,我们可以了解这种文化的小雅之处,即由“斗酒”到“斗才”。斗来斗去,斗出的是生活情调,是俗态中的风雅。不过,行酒也是有规矩的,不许任何人耍赖。耍赖了,必然受到惩罚。为了防止耍赖,行酒之前必先请一位才色双绝的艺妓担任“录事”,实为仲裁。行酒过程,负责监酒的艺妓还要进行必要的客串,相当于今天的节目主持人。先由酒客公推出一个起始执花者,唱一句词,传一次花。有的行酒者委托艺妓传花,有的行酒者委托艺妓唱词。艺妓无论受到何种委托,都要配以必要的夸张动作,现场演绎,以博得文人雅士的好感,增添行酒的氛围。大型场合,艺妓不止一人,各有分工,穿梭于酒席之间,有唱的,有说的,有动的。常见的唱词是这样的(每唱一句,艺妓们都要配以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进行附和):“我有一枝花,斟上些儿酒。唯有花心似我心,几岁长相守。满满泛金杯,重把花来嗅。不愿花枝在我旁,付予他人手。”动作慢者必然遭罚。受罚者羞恼之后,必有“报复”行为,这也往往是行酒的高潮。

行酒令非宋代独有,如唐诗“城头击鼓传花枝,席上抟拳握松子”,足以证明此种游戏由来已久。不过宋代的行酒游戏十分昌盛,上至君王,下到百姓,无人不会,无处没有。就连老夫子司马光也难免“轻辞丽句”:宝髻松松挽就,铅华淡淡妆成。轻烟翠雾笼轻盈,飞絮游丝无定。相见争如不见,有情何似无情。笙歌散后酒初醒,深院月斜人静。

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中的“宴酣之乐,非丝非竹,射者中,弈者胜,觥筹交错,起座而喧哗者,众宾欢也”,就是行酒的盛况。据宋代邢居实《拊掌录》记载,欧阳修与友人饮酒行令,要求每人作的两句诗必须触犯刑律,而且罪在徒刑以上。其中一人说:“持刀哄寡妇,下海劫人船。”另一人说:“月黑杀人夜,风高放火天。”轮到欧阳修,他慢条斯理地说:“酒粘衫袖重,花压帽檐偏。”众人一听,大惑不解,问他为何诗中没有犯罪内容,他说:“到了这种时候,徒刑以上的罪也能犯下了!”足以见得,欧阳修推崇行酒游戏,却反对酗酒犯罪。

宋代人行酒令,委实狂热,就连外国人也不放过。据明代潘埙《楮记室》记载:宋神宗元丰年间,高丽国派一位僧人到宋朝来,其人很聪明,能饮酒。朝廷派杨次公接待他。一天,两人行酒令,约好要用两个古人姓名,争一件东西。僧人说:“古人有张良,有邓禹,二人争一伞,张良说是良(凉)伞,邓禹说是禹(雨)桑”杨次公说:“古人有许由,有晁错,二人争一葫芦,许由说是由(油)葫芦,晁错说是错(醋)葫芦。”

宋代文人饮酒行乐所取得的最大成就,就是形成了许多慢词、小曲等,许多词牌名在长期的行酒游戏中固定下来,诸如“调笑令、天仙子、水调歌、荷叶杯、醉公子、南乡子”仅从这些词牌名中,即可窥见宋代人的小资情调。

产品
订购 咨询
投诉
返回
魔域私服yongjiujiujiao.com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